138-9060-8520

文章

股东姓名未记载在股东出资明细表上而无法主张股东权利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12-18

原告刘X,女,汉族,1970年12月1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史利民,四川明炬(乐山)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杨康,四川明炬(乐山)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乐山市XXXXXX村5组(现已被拆除)。

法定代表人刘XX,厂长。

原告诉称:乐山市XX厂成立于1990年,该厂于1994年变更为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刘XX是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原告于1995年3月进入被告处工作,原告不仅是被告的员工,同时原告也持有被告的股份。1999年7月30日,被告对所有股东的个人股金及利息进行了明细,确定原告的股金数额为1980.00元,约占公司总股金19038元的10%。2013年12月29日,因新华6期城南路建设需要,刘XX作为乐山市五通桥区XX厂的法定代表人与五通桥区土地储备中心签订了一份《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此次拆迁的补偿费用共计2687127元。2000年4月25日经竹根镇人民政府同意,将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变为私营企业,但至今未向工商部门办理变更,也没有了断与股东的股份事宜,以上补偿款属于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的财产,原告作为该公司的股东之一,理应享有其所占公司股份比例相应的补偿款。因被告拒绝向原告支付补偿款,故诉来本院,请求判决被告向其支付100万元,即股金10万元。

被告辩称,原告刘X不是被告公司的股东,不享有股东权利,更不享有请求被告支付股东股金的权利。退一步说,假设原告是被告公司的股东,原告直接起诉要求被告支付股东股金的行为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应经过相应的清算程序,了结一切债务后,再谈得上股东的分配。因此原告诉求无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是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股金10万元无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案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是:1、原告是否系被告的股东?2、如果原告是股东,其占有多少股份?3、如果占有股份,被告应否向原告支付人民币100万元?

庭审中,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第九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的责任”之规定,法庭确定原告对其主张的案件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为此,原告向法庭出示了其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的以下证据:

证据1、乐山市XX厂《企业申请变更登记注册书》,拟证明被告于1994年6月30日由集体企业变更为股份合作制企业;

证据2、《1999年7月30日XX有限责任公司个人股金利息明细表》一份,拟证明原告系被告股东,享有1980.00元的股份,被告已向原告支付利息414.15元的事实;

被告对原告所提交证据发表了质证意见,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无异议。被告亦提交了乐山市XX厂《企业申请变更登记注册书》。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2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有异议。

被告反驳原告诉讼请求,向本庭提供了现保存于乐山市五通桥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档案材料。1、《1994年6月XX厂个人入股明细表》,该明细表上无原告的姓名及股份的记载。个人入股明细表上载明的姓名及基本股、工龄股是最直接的记载股东的情况,拟证明原告不是被告股东,亦不持有被告股份。2、《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章程》,拟证明该章程对公司重大事项进行了约定:凡拥有公司股份者,为本公司股东,个人股发给股权证明书。个人股可继承、转让、馈赠和抵押,但需办理过户手续方为有效。

本庭对被告提交的1994年6月XX厂个人入股明细表及原告提交的1999年7月30日XX有限责任公司个人股金利息明细表进行比对,结合庭审中原被告双方的陈述进行分析,认为被告提交的1994年6月XX厂个人入股明细表现保存于乐山市五通桥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企业档案材料,该证据来源于国家机关的档案材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该证据的证明力大于原告提交的1999年7月30日XX有限责任公司个人股金利息明细表的证明力。1994年6月XX厂个人入股明细表,该明细表上无原告的姓名及股份的记载。原告称本人系转制后进厂,其股份是从第三人处转让的,但没有证据证明其向被告实际履行出资义务。

因此,本院依法采信被告方提交的1994年6月XX厂个人入股明细表及《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并确认其证明力。该明细表上无原告的姓名及股份的记载。

依据确认其证明力的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乐山市XX厂于1990年成立,该厂于1994年变更为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被告的法定代表人为刘XX。1994年6月XX厂个人入股明细表上无原告的姓名及基本股及工龄股的记载。原告于1995年3月进入被告处工作,现存放于乐山市五通桥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档案材料无原告系被告股东及占有股份的记载,原告亦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向被告实际履行出资义务。

根据确认的案件事实,本院评判如下:企业出资人权益是指企业出资人之间或者企业出资人与企业之间就出资权益是否存在或者持有比例多少发生争议时,出资人诉请人民法院确认其享有企业一定出资权益的纠纷。本案中,《乐山市XX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及1994年6月XX厂个人入股明细表上均未记载原告为股东,原告也未能证明其向被告实际履行出资义务,故原告并非被告的实际出资人和股东,原告无权向被告主张行使股东权利,分配被告利润,现原告未能证明被告是否应进行利润分配或者应分配多少利润,原告主张要求分配房屋拆迁补偿款更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故本案中,原告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原告承担不利的后果。因此,原告诉求分配股金10万,折算成人民币100万元无事实依据,对原告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X的诉讼请求。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